http://www.bsmithsolutions.com

《我家那闺女》:令人害怕的当代单身女性生存

  如果我心情不好,绝对不会点开《我家那闺女》这档节目,因为太悲观,所以看得害怕。

  这档节目被一部分人标榜为“当代单身女性生活图鉴”,这话没错,所以更让人瑟瑟发抖。婚恋危机、年龄危机、事业危机……在这档短短十二期的综艺节目里展露无疑,而单身女性的生存困境,也被刻薄的打上了各种标签。

  在《我家那闺女》第一季中,“催婚”的话题就屡次被提及,更夸张的是有网友细数过3期节目有23次催婚表现。无论是经济独立的袁姗姗吴昕,还是有着冠军头衔的傅园慧和何雯娜,都难逃被催婚的命运。

  父母日常催婚子女是一种担忧。他们希望自己的女儿能被人照顾,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完整家庭,老了之后能有所依靠。这在情理之中。

  但把“催婚”放到节目里来讨论,显然就有一种看热闹的心态在其中。节目一直在矮化独立女性的价值,感觉潜移默化在传递一种“不恋爱、不结婚、不生孩子、不会做家务的女人就一无是处”的极端价值观。

  这一季的节目虽然削弱了催婚的概念,但又引导了另一种错误的思维“越是成功的女性,越是没人追”。

  阚清子32岁在节目里痛哭,因为身边的人都结婚生子了,只有自己还孤身一生。

  阚清子说,之前的恋爱,对方总想要比自己更强,更优秀。但是她需要的只是一个爱她的人,那个人不用条件比她好,结婚领证也就是几块钱的事情,自己的要求已经低到了这个限度,为什么还迟迟结不了婚?

  可是优秀的女性本就应该与优秀的男性与之相配啊,为什么要为了结婚放低自己的要求,怀疑自己呢?

  这其实也是《我家那闺女》第二季的侧重点。王鸥37岁,宋茜33岁,蒋梦婕31岁,张佳宁31岁,阚清子32岁,年纪最小的林允24岁。嘉宾90%都是上了30岁的女性,30岁是人生的分水岭,是人生步入中年的标志。

  王鸥说自己已经有中年危机了,这种危机不是简单的各种初老症状,比如饮料越喝越少,只喝黑咖啡和白水;买东西开始注重品质,不会囤一大堆好看但却从来不用的东西;放假只想躺在家,对娱乐活动提不起兴趣。

  年龄危机伴随而来的,是事业上的危机。女演员有危机,普通的职场女性更是。30岁学习能力下降,体能变差,如果在30岁之前在职场没有稳定的一席之地,30岁之后还想升职加薪就变得难上加难。

  而且与女演员不同的是,普通女性如果在30岁之后再结婚生子,等到产假休完,重返职场的可能性就比较小了。公司会考虑这类女性对工作的精力投入度已经性价比,往往在再求职时,她们都会处于弱势的一方。

  节目里的都比普通人优秀,可她们面临的问题确实大部分单身女性的共同烦恼。当这些烦恼以节目的形式传播出来之后,虽然得到共鸣,但也让收看节目的人感到了焦虑……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